手推車上,靜靜地躺著一隻GUCCI男包,內有總值十多萬元的浪琴手錶和現金等……待失主發現,失物已被妥善保管。“虹橋機場里有一支‘平安志願者’隊伍,成立2年來,撿拾並上交旅客遺失物seo品220餘次,輓回旅客損失近百萬元。”近日,上海市公安局國際機場分局官方微博發佈這樣一條消息。這是一群怎樣的拾金不昧者?記者走進虹橋機場1號航站樓瞭解發生在這裡的故事。
  推車裡有隻GUC長灘島CI包
  10月20日凌晨,虹橋機場1號航站樓最後一趟航班也已抵達。57歲的手推車管理員馮福仁在P1停車場整理旅客隨手棄置當鋪的行李手推車時,突然發現一隻黑色GUCCI男士包。他立即向虹橋機場候機樓治安派出所報告。經清點,包內有港幣75000餘元、人民幣2000餘元及一隻浪琴手錶。
  包內有一張登機牌,上有姓名,但此時航空公司洗碗機已下班,一時無從尋找。不過民警比較“定心”:有名有姓,相信可以找到失主。
  1個半小時後,失主駱先生髮現丟了包,撥打110。此抗癌食物時他已快到金山區家中,聽說失物已找到,急忙折回。他十分感激馮師傅的拾金不昧,次日封了一個大紅包,提了兩盒水果登門致謝,但被婉拒。“改天我還要來送錦旗。”他感激地說。
  馮師傅所屬公司負責人莊國告訴記者:“馮師傅拾金不昧是經常的事,有時一個月能碰到四五件。”“我們隊員前一陣還撿到30萬元港幣呢。”
  拾金不昧是“副產品”
  馮師傅衣袖上,驕傲地別了一個“平安志願者”的袖章。機場派出所副所長周警官告訴記者,這支隊伍是由負責手推車管理的上海潤泓物流有限公司、負責候機樓保潔的歐艾斯設施管理服務有限公司、負責候機樓外道路保潔的上海東飛環境工程服務有限公司、負責機動車輛管理的場區管理部停車場管理科四個公司組成的“聯盟”。“平時他們做好本職工作,也多留心和註意可疑人物、可疑物品,拾金不昧是‘副產品’。”
  像馮師傅的“好運”,對4個公司的隊員們來講,都算“家常便飯”。今年1月,一名志願者將兩個購物袋送到派出所:“民警同志,我撿到兩包東西,交給你們。”民警打開購物袋,所有人吃了一驚,包內有Dunhill皮帶7條、Bvlgari手錶1塊、浪琴手錶2塊、肖邦手錶1塊、珠寶首飾11件,還有iPhone和iPad等……林林總總價值達到數十萬元。包內沒有失主身份信息,但細心的民警最終在平板電腦內找到了失主的電子郵箱。
  記者看到民警整理的一份今年以來的失物登記名單。“1月28日,劉賢蘭拾獲LV錢包一個,內有現金3250人民幣和外幣若干。”“2月11日,劉堂政拾獲錢包一個,內有7700元人民幣……”記者粗略統計發現,今年1月以來已有失物登記111條,種類五花八門,如結婚照、球鞋、戶口本、小孩桌子、直升飛機模型、駕駛證、酒、防熱器、糖和香煙、化妝品、茶葉、衣服等,甚至還有汽車電瓶。
  除了歸物還有“還人”
  平安志願者有時還會遇到“丟人”的情況。民警張莉告訴記者,今年8月,志願者在機場旁的加油站發現一名神智不清的九旬老伯,似患有老年痴獃症,無法交流。民警經過一個晚上的查詢,終於通過出境記錄找到其家屬。張莉擔心老人家人著急,還開著自己的車將老人送至七莘路的家裡。“老人在機場迷路的事,經常發生。”張莉說。
  不久前還有一個有自殺傾向的人被志願者救下。9月26日傍晚,志願者發現一個形跡可疑的男子。他20歲出頭,腋下夾著一個運動鞋盒,向志願者索要刀具。民警找到他後隨機應變,問明其因家庭矛盾想尋短見,最終順利幫他聯繫到了家屬,制止了一場悲劇。
  平安志願者成了警方的得力助手。“不少旅客說,在虹橋機場不怕丟東西。”虹橋派出所副所長周警官笑著說,“但我們希望‘馬大哈’還是越少越好啊。”
  本報記者 陳浩 實習生 許捷  (原標題:兩年撿拾近百萬元財物)
創作者介紹

zh92zhby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