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一平
  十幾年前,我在武陵仙山跨越世紀的情景歷歷在目。
  記得那天我們是從山下的石會鎮往上爬的,先是經過層層田土,然後走上灌木山坡,氣喘吁吁仰頭看千餘米山頂,遙不可及……年長的牟之先教授卻箭步在前,他主動扶貧武陵仙山,找到我們這些在媒體工作的學生去採風。
  且行且看且聽,武陵仙山曾是華夏聞名的佛、道、儒三教和諧並存的宗教聖地,始自唐朝,興盛於明清,那時廟宇廣布,寺僧數百,香火鼎盛!清人張之洞贊曰:“尚愛此山看不足,每逢佳處輒參禪”。那天我們一路看到的卻是殘垣斷壁,唏噓聲中爬到了樹林密佈的山頂,紅豆杉、銀杉、黃衫、鐵杉、白豆杉等高等級大樹,如同翹楚屹立在櫸木、鬆林之間,以幾百年的高齡靜候著我們。驚訝面對這些傳說中罕見的珍稀古樹,內心充溢虔誠的膜拜與感激,經過了那麼多的苦難與貧窮,在這高山之巔仍然活著這麼多的樹木,堪稱奇跡。夕陽穿過密林樹梢,如金子照亮鋪滿秋葉松針的蜿蜒小道,恍若延展著一個美好的暗示與預言。
  夜幕初降,籠罩綿延寂寥的緩坡平地,環顧中隱約看見幾家燈火,村民打著火把帶領我們穿過冬季田野,來到土家族弔腳樓天子殿,那時山上還沒有通電,我們就著昏黃的油燈吃了腊肉燉蘿蔔湯鍋。
  夜深,熊熊篝火照亮天子殿,鄉親們打著火把從四鄉八村涌到了這裡,男女老少人頭攢動人聲鼎沸!土家族山寨嗩吶熱烈奔放,竹葉情歌意味深長,擺手舞活潑靈動……突然,夜空響起了隆隆炮聲,緊接著色澤繽紛的絢麗禮花盛開高山夜空!新世紀蒞臨!仰望瞬間更替的蒼穹,我們與兩千多土家族人,發出對新世紀充滿希望的激情歡呼!
  在這個金秋,我得以再上武陵仙山。十幾年彈指一揮間,十幾年長路漫漫。這期間,偶爾聽到一些武陵仙山的好消息:上山不必爬坡了,通公里了,山上通電了,外出打工的回山開起了農家樂……此刻,我內心竟有隱隱不安。
  中巴行駛在蜿蜒的武陵仙山公路上,還好,目光所及之處青山依舊但更加茂密,濃厚的綠與紅豆楓葉黃葉共同表達著深秋。一會兒就上了山。趕緊去拜見那些讓我牽掛多年的古樹、森林。還好,這些珍稀古樹依然健碩筆直,生機勃勃,秋風掠過,樹葉颯颯,如同久別老友相聚時的寒暄。森林也長高了,穿行其間,頭頂是常綠的華蓋,腳下是金黃的落葉松針,秋陽把森林揮灑得流光溢彩……此情此景,恍若夢境縈迴。
  武陵仙山處處美景,黃昏將至,我們選擇再上真武觀。建於萬曆43年的真武觀,屹立在一座孤峰上,曾與貴州梵凈山齊名,山勢也極為相似:孤、險、陡、俊。石梯一邊是峭壁,一邊是懸崖,步步驚心!一路有古樹古藤相伴,興奮中爬到了山門,哇!眼前豁然開朗,千山萬壑雲蒸霞蔚氣象萬千,起伏的山頂上突兀生長著如筍如柱如動物如人形的巨石,讓人浮想沉醉!
  終於到達真武觀絕頂,見四塊小方平臺,如今只有一平臺有廟宇。而清《酉陽州志》中的真武觀:“寺僧恆達數百人,常住半足,向數年一啟戒壇,遠近緇流,奔赴不絕,香火之盛,殆甲全州。”據說400年前的真武觀,坐落在這四塊小平臺上,每個平臺建有一座木質結構的樓宇,共百餘間。由於地勢險峻,廟宇檢修時必須在大霧天,濃霧可以消弭萬丈溝壑,聰明的古人。暮色四起,隱約傳來山下早已修複的香山寺鼓聲……
  天子殿的裊裊炊煙引領我們。十幾年前,楊家住在天子殿旁的偏房裡,生活靠在山上種植洋芋包穀,日子過得缺油少鹽的。兒子們只好拋幼兒別老人到異鄉打工,一家人過著“四分五裂”的生活。新世紀來了,山上通了路通了電,在政府鼓勵優惠下,楊家買下了天子殿,兩兄弟如回歸的燕子築巢建業,辦起了農家樂,輪換著一家做一天老闆。天子殿歷經世間千年,德高望重,保佑著勤勞致富的土家人。如今,武陵仙山上的原住民大都開起了農家樂,過上了一家人在一起與清風明月古樹森林為伴的舒心日子。
  喝了山泉水燉的野菌湯,吃了柴火竈烘的洋芋飯,品嘗了龐家栽種的有機菜,神清氣爽。走出天子殿,農曆9月16的月亮也很圓,朗照著武陵仙山,朗照著山上的家家戶戶,朗照進我們心田。
  (作者單位:重慶日報報業集團)  (原標題:再上武陵山)
創作者介紹

zh92zhby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